首页
站内搜索
Facebook 脸书 Twitter 推特
我要投稿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首页 >热点资讯 > 正文

沈嘉柯谈诗词:千年的浩叹与哀愁

发布于2018-01-10 16:43:48来源:中国网东盟作者: 责任编辑:何凯


沈嘉柯:文学家,已出版《沈嘉柯精选集(三卷本)》《最美古诗词》近六十部作品,获得两届文学贡献奖。作品涵盖小说、散文随笔和诗词赏析、学术随笔、文艺批评等,于海内外报刊发表文章百万余字。并监制《禅心禅意过一生》等作品。


很多人最初读到文学名家沈嘉柯的文字,是从他在报刊的诗词赏析开始的。

早在上个世纪,那时候他以本名解读着唐诗宋词的内在美学,一个意境的动人,一个词语的美妙,化为各种篇章。

他用深入浅出的领悟,打动了百万读者,收到无数来信,以为他是年过不惑的作家,殊不知其实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人。他是个早熟而孤独的文学才子,内敛而沉默,以文字见面,极少触碰大众电视媒体。直到他在20年后,书写的这些鉴赏中国最美丽古诗词的文字结集出版,才让我们发现了一个更完整的他。

沈嘉柯认为,诗词应该是讲意境的。我们小时候背诗词,是为了长大后有了体会感受,在心中重逢对照。有了年纪阅历之后,再读古人的那些诗词歌赋,常常一不小心就潸然泪下。古诗词,为我们道破心境。

大部分人看了喜欢的句子感动的故事美丽的风景,想说出那份感动又表达不出来,心里憋得慌。诗词准确说出来那些感受,所以一首歌,一阙诗,千世百世都传颂,只是因为诗句的美妙令我们心动!

该书收录了沈嘉柯多年来在国内外各大报刊发表的诗词赏析文章,也有全新的解读经典的篇章,以生动活泼的方式,对传统文化展开普及,沈嘉柯先后在北京师范大学、中国人民大学、武汉大学等知名学府开展巡回文学讲座。

沈嘉柯谈周邦彦的词,“纵然黯然,也不会呼天抢地,声嘶力竭。人生总有不足,别离本是常态。化为词句,留待以后的人销魂。”

谈到晏殊,“总能站在更加高远之处,纵然孤独,纵然销魂,纵然离别,纵然伤春悲秋,纵然无可奈何,纵然花落去,他也有一种淡淡然的豁达,过尽千帆,记取在心间就好。”

他说:“人生就是不断复习的过程。你心中所有经历的,尽皆被写出来过。于是你复习冠盖满京华,复习斯人独憔悴,复习花开花落两由之,复习西出阳关无故人,复习月落乌啼霜满天,复习碧云天黄叶地,复习月寒日暖来煎人寿,复习镜里形骸春共老,复习最是人间留不住。复习欣喜若狂,也复习悲从中来。”

《最美古诗词:人生是一场雅集》别出心裁,自由心证,逐一解读那些古诗词里的浩叹和哀愁,无限幽微的心事和美感。

沈嘉柯古典文学赏析

《最美古诗词:人生是一场雅集》

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

2018年1月出版

精彩书摘:

我之所以喜欢唐伯虎,恰恰就是这份口不对心,却又纵情山水声色的矛盾。你会发现他总在写“笑”,用“笑”来对抗俗世烦忧。美的深处总有哀伤。

活了42岁的李煜,39岁前,都是个贪玩的年轻男孩子。一朝变了天,不得不长大,他的江山,他的大周后小周后,他自身,统统无法保全,活在宋太祖毒死他的恐惧里。这时候他终于长大了,但也来不及了,唯有万般后悔惭愧。

你把他当一个天才词人倒霉皇帝来看待,就错过了诗词的本来面目。

读着李煜,你会跟着他的一字一词,回到了人生的本来面目。

白居易这么一个大诗人,除了那些名扬天下的名篇佳作,其实还有大量的书写日常生活琐碎记录心情的诗篇。我没想到,他是最爱照镜子的唐朝诗人。最好的艺术,最高明的诗词,创作者总是能看见他自己。

中国文人往往如此,才华流光溢彩的大文人,反而不耐烦什么虚头巴脑的繁文缛节,也不喜欢故作高深的摆架子,厌恶掉书袋。反倒是小文人,喜欢装出一副严肃导师的嘴脸,正襟危坐,规矩还特别多,特别讲究。而欧阳修,一副醉醺醺的样子,酒气冲天,自得其乐,与人同乐,乃至众乐乐。

范成大一生诗词摇曳多姿,真的是时而文艺清新,时而厚重严肃,时而搞怪。若你喜欢怪人,其实他的诗词,很美。

元代的张可久写下这篇《人月圆·山中书事》的时候。无论世事变迁,人们总有对美好生活的惦念。帝王将相功名利禄都作了尘土。写诗人的慨叹,却被记住,从而不朽了。风花雪月是不朽的,松花酒和春水茶是不朽的。

① 中国网东盟频道所综合文章(含图片),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或镜像;授权转载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。
② 部分内容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③ 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30日内进行。